首页 > 读书 > 正文

神奇的蒲公英
2017-03-18 10:45:56   来源:眉山网   责任编辑:唐晓征

 

朱蜀骥

冬燥春生。前些时候,发现自己腋下长了一个小白点,米粒大小,周边微红,想来也就是一般的毛囊炎,故而没有理会它。恰巧那几天事务繁多,就把这茬儿搁置脑后了。

前几日,突然觉得腋下钻心地疼痛。仔细一看,小白粒已肿成了铜钱大小,血淤呈乌青,手轻轻一碰,里面好似有块硬币。涂了点药膏,未见好转,剧痛难忍,夜不能寐。患处恰在淋巴聚集地,担心有大碍,妻子叮嘱我赶快去医院看看。

晚饭间闲聊,跟老爸说起了这事,他急忙让我解开衣扣看看。“哎呀,都化脓了嘛!”老爸一面打量着患处,一面嗔怪我不早说,分明看得出他心疼的样子。

饭还没吃完,老爸就去了花园。一会儿工夫,他挖了一袋蒲公英回来说,“不要急着走,我马上给你弄一下”。“又是你的啥子土办法,行不行哦?”疼痛让我有些不耐烦。

老爸将采来的蒲公英逐一清洗干净,分成两份,一份加上金银花枝叶、鱼腥草一起煎水,另一份只取叶子,捣烂成浆状。他用热水将患处的脓水轻轻擦拭干净,用电吹风吹干,再敷上蒲公英浆液,贴上胶带。

父亲将煎好的药端来,我三两口喝下,老爸在一旁责怪,“慌啥子,慢慢喝嘛。”临走时候,他把剩下的药装在塑料瓶里递给我,特别嘱咐我,“明天晚上不要在外面吃饭,回来再给你敷一次,这个药明早和中午分别再吃一次。”“晓得了,晓得了。”我心里嘀咕着这样的“土法”,终究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说来这蒲公英还真神奇,晚上,疼痛缓解了很多,不知不觉便入睡了。

第二天晚饭后,老爸照例给我敷药、煎药,临走时递上次日的汤药。连续一周,化脓的地方一天天好转,硬块变软逐渐消失,疼痛没了,皮肤也慢慢恢复了过去的模样。

老爸一直很信赖中医,他说,蒲公英对付这些疔疮有奇效。生病的皮肤好比堵塞的管道,可以把它切开疏通后再焊接上,也可以慢慢融化里面的杂物。内服外敷蒲公英,好比慢慢清除沉积的杂物,虽然时间慢,不能立竿见影,但依靠自身机能得以恢复,才是对身体最好的。

听父亲说的一席话,我突然发现自己有很长时间没有认真和他聊天,也很长时间没有仔细端详过他的脸。抬头的时候,屋里微黄的灯光映着他满是皱纹的脸,目光不及过去那么明亮,背也弯曲了很多,我莫名的感觉鼻尖一酸,说不出的滋味。这些年,冠心病一直困扰着他,几次手术、常年吃药,父亲的身体远不如过去结实,但在儿孙的面前,父亲依旧表现出能干的样子。有些时候,我觉得父母与时代的距离越来越远,自己和他们交流的也越来越少,除了吃饭时候聊上几句,在家的闲暇时间都交给手机。其实,在父母的眼里,即便早已为人父母的我们,永远是孩子,只是不再依偎他们的怀抱罢了。父母对我们,如同我们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希望他能和自己多一份亲近,希望他平安幸福。

腋下的疮口彻底康复了,如果是患者对医生,可以大大方方地说声谢谢,但对老爸,我始终没有开口,心生几丝愧疚。但父亲看着我不再为此烦恼,他就很开心了。

疮口被治好了,是神奇的蒲公英,更是暖暖的家风。

相关热词搜索:蒲公英

上一篇:品读汉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新浪微博
图片新闻

川公网安备 511402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