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钟琪:廉洁为公 执政为民
2017-04-16 09:15:19   来源:眉山网   责任编辑:雷尧

岳钟琪画像。
 
眉山网记者 张玉 文/图
 
岳钟琪被誉为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武臣巨”,他历任松潘镇中军、永宁副将、四川提督、兼甘肃提督、甘肃巡抚,川陕总督,加兵部尚书衔,授奋威将军、宁远将军,封三等公,世袭罔替。
 
他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沙场,仅有少部分时间在担任地方官,然而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全心全意,呕心沥血,治理好了四川、陕西、甘肃等地,为民谋利,为国尽忠,用实际行动演绎了“廉洁为公,执政为民”。本期,就让我们再次走近岳钟琪,揭秘他的为官故事。
 
廉洁奉公扬清风
 
岳钟琪戎马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征战,创造奇迹无数,也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武不惜死”,事实上,他担任地方官时亦十分廉洁,是“不爱财”的典范。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清史专家周远廉研究发现,岳钟琪于雍正三年四月至十年十月任川陕总督,但从雍正七年春起就忙于征淮军务,实际办总督事务只有4年。但在这短短4年时间里,他做了好些利国利民的好事。
 
岳钟琪不仅不贪污,就连其合法收入也大部分用于公务,仅极小部分用于自己日常家用。为了奉旨办理沙州垦荒之事,开支太大,一年养廉银全部用完都不够,岳钟琪不得不借用官银15000两。他于雍正四年八月十二日奏称:“前赴沙州,往返途遥,一切随从员役,日常行卷案,俱雇给脚骡骑驮,按日给以盘费。更兼沿途看验兵马,应用赏需,及臣家一切费用,遂将今岁养廉,支用殆尽,不敢再支公帑。”故借官银15000两,请于明岁养廉银内付还。
 
岳钟琪不仅是清廉的表率,更乐于纠正顽症痼疾,向贪腐行为做斗争。私派是州县官吏,对属下商、民,巧立名目,滥征私派,乃千百年来的顽症痼疾。对此清初统治者三令五申要禁私派,效果却并不理想。
 
雍正三年五月,岳钟琪抵达西安,就任川陕总督,他以私派害民,损伤百姓元气,“为患最深”,在川陕各州县严令禁革。一个月后,深知“私派累民”的岳钟琪就奏请严禁私派,并详细列举了:举凡总督、巡抚、布政使、按察使、道员、知府、知县等官,上任之时,将衙署所有桌椅、床櫈、笔砚等项全部换新;食用米肉由民间供办;收受寿礼、街礼、贺礼等30种私派弊例。雍正看过岳钟琪的两道密折后,大加赞赏,并表示:“若发谕时,不专于川陕颁行,则通行直隶各省矣。”
 
不仅如此,岳钟琪提出了“革规礼定养廉”解决了困扰清朝统治者多年的问题。由于历史原因,清初的皇帝实行的是“将外省钱粮尽收入户部”的政策,导致地方财政特别紧张,官员办公经费也相对较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种流传已久的规礼重新在清朝活跃起来。
 
规礼是指拥有一定权利的官员,常要下属送礼献银,下属也常主动给上司交纳银物,每逢节日以及大小事物,都有数量很大的规礼,久而久之就成为惯例了。清代,这个陋习继续延续,康熙中年以后,更是恶性膨胀。
 
规礼银来源于耗羡、盐规、税规等各种加派及官员的脏银,有规礼,必有横征暴敛,祸国殃民。清帝入主中原初期,视规礼为必须严厉禁革的弊政,将规礼定为脏银,把收者定为贪赃,但即使如此,也没有让规礼之风停止。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清朝统治者对规礼弊政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默许了这种行为的存在。
 
但规礼的存在导致了诸多问题,于民于国都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有识之士一直持有反对声音,清朝皇帝也想革规礼,但一直想不到好的方法来抑制,岳钟琪和一帮有志之士就想出来了“养廉银”的方案。“臣等查四川一省,各府州县历来私派甚多,钱粮滥加重耗,额外勒索陋规,地方官一举一动,莫不取之民间,以致供应浩繁,小民疲于奔命。”岳钟琪和有关官员经过仔细调查研究,提出了满足地方官员开支的“养廉银”,并与有关官员一道计算陕西各级官员所需“养廉银”,后联名上奏,经过多次努力,终于定下了“养廉银”方案,并得到推行,逐渐减少了“规礼”的存在,传为一段佳话。
 
摊丁入地促进社会发展。
 

岳钟琪推行“改土归流”。
 

世人传说,岳钟琪身高体魁,形态俊朗。战斗勇敢,指挥若定。
 

岳钟琪雕塑。

 
执政为民传佳话
 
岳钟琪担任地方官员的时间不长,却为四川、陕西等地的社会经济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据资料显示,仅在四川为官,他便是历史上最有政绩的官员之一,至今还留下了不少痕迹。岳钟琪办公的提督衙门那条街,如今叫做提督街;他的府邸所在的街道,如今叫做岳府街。岳钟琪的府邸,在岳府街最西边,1911年爆发的四川保路运动,他的府邸旧址成为四川保路同志会的办公地。如今,在门外还立有“四川保路同志会遗址”的石刻碑记。
 
就任川陕总督以来,岳钟琪为加强对边疆的管理,保证边疆的安定,他可谓殚精竭虑,提出了许多有效措施。雍正三年为发展经济,方便牧民,岳钟琪奏请恢复河州、松潘互市;新开西宁塞外丹噶尔寺市场;为消除四川杂谷、金川、沃日诸土司争界仇恨的根源,将年羹尧令金川割给沃日的美同等寨归还金川,而以龙堡三歌地予沃日,使部落间得以和平相处;为便于就近治理,将距康定远,不便遥控的昌都外鲁隆宗、察哇、坐尔刚、桑噶、吹宗、充卓诸部,请宣谕由达赖喇嘛领辖;将四川巴塘隶属的木咱尔、祁宗拉普、维西诸地,划给就近的云南中甸等,促进了这些地方的发展。
 
更难能可贵的是,岳钟琪当任地方官时,把老百姓装进心里,一心为百姓办事。据史料记载,清朝的税赋制度,沿袭明朝,男子16岁以上至60岁为丁。人丁、田地分为载入官府档册。田地有赋役,丁有差役,明朝万历年间推行“一条鞭”的赋役法,将田赋和丁的力役改为征银,此后一般就叫田赋丁银。
 
由于明末清初,连年征战,人口大量死、伤、饥病和迁徙逃亡,豪强绅衿规避赋役出现了:官府册载的丁原额仍在,可实际上的人丁已经大量死亡或者逃走;人丁虽然大量减少,但官府仍按册原额征收丁银,致现存之丁要被迫包赔死亡逃走之丁的丁银等五大问题。
 
因此,早在明朝末年,就有少数的州县官员实行摊丁入地的方法,将丁银摊入田地征收。康熙年间,这种方法有所扩大。“陕甘两属应征丁银,请摊于地亩征收,以雍正五年为始,著为定例。其有以卫改县,未经载丁,及原有丁银者,按其额赋,均载丁银。至陆续开垦,及现今新开渠闸屯垦之处,亦照此粮额,一例增载。再川省地方,多系以粮载丁,间有数州以人载丁之处,亦应查改划一。”
 
岳钟琪就任川陕总督后,向雍正奏请在四川、陕西、甘肃实行摊丁入地,得到了准许,由于摊丁入地,丁银负担比较公允,有田就有丁银,田多丁银多,田少丁银少,无田无丁银……改变了过去田连阡陌之乡绅豪强不纳丁银、少纳丁银而贫民包赔丁银的恶劣情弊,减少了老百姓负担。
 
不仅如此,岳钟琪还提出了改土归流,建府置县等措施,雍正皇帝均依奏照准。
 
而对岳钟琪的这些建议,雍正总是给以大力支持,凡有所奏请,总是无所不准,使岳钟琪得以在政坛也一展身手。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忠心国民,一心为民的好官员,却在后来的日子里遭受冤屈,遭受贬黜,也因此和眉山结下了不解之缘,究竟怎么回事,且听下回分解。

相关热词搜索:为民 岳钟琪

上一篇:【读史】清代彭氏一族五人辞官办教育 “一门六进士”光耀丹棱
下一篇:岳钟琪:忠义之至 泽润后人

分享到: 收藏
新浪微博

川公网安备 511402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