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眉山历史名人:“东方梵高”石鲁(下)
2017-06-18 09:05:50   来源:眉山网   责任编辑:雷尧

 
石鲁。
 
1961年,西安美协国画创作室的同事们在石鲁的画室里(左起康师尧、李梓盛、石鲁、叶坚、修军)。
 
1974年在兰州常书鸿家中作画。
 
眉山网记者 张玉
 
被誉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最有分量”的个人画展,是在1979年中国美术家协会和美协陕西分会联合举办的石鲁书画展。这次画展展出了石鲁230多幅不同时期的代表作,这是石鲁生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个人画展,好评如潮,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上个世纪中叶,石鲁堪称中国画坛的传奇。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石鲁离开富裕家庭的温床,远赴革命圣地延安寻梦,其强烈的个性和英雄气息,就此贯穿于他的艺术生命。石鲁的一生充满了曲折,坎坷起伏的人生让人不免扼腕叹息,而他的生命却始终呈现朝气蓬勃的姿态,其绘画之路更充满了强烈的抗争精神。他不屈不挠的探索为国画艺术开拓了新的层次,也被后世誉为中国现代美术史上“不可多得的文化英雄”。
 
投身革命的画家
 
在更名为“石鲁”之前,冯亚珩是一个伴随着新文化运动成长起来的“新青年”。1934年,年仅15岁的他已不愿呆在家族的温床里。他决意离家求艺,母亲为了让他体味生活的艰辛,故意给了他很少的盘缠,后来索性不给他支付生活费了,好让他知难而退。
 
在学校里的日子,冯亚珩的生活非常拮据,而他的艺术世界却异常丰富。他沉浸在绘画的世界,那些历史上气节高贵的画家成为了他的榜样。不仅如此,在学校里,冯亚珩感受到中国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新知识、新思想正在不断传播,他如痴如醉地读鲁迅和其他新文学作家的著作,在书中接受精神的洗礼,渴望追求着一种新的人生。有一次,林伯渠到学校做演讲,更是点燃了冯亚珩的革命热情,延安也就此成为他理想中的圣地。
 
而此时,家里已为冯亚珩安排好了婚事,并招他回家,以继承家业。在多次拒绝包办婚姻无果的情况下,冯亚珩终于鼓起勇气要冲破家庭的束缚,追求自由的人生。1939年,冯亚珩拿着家里给的学费,买了一辆旧自行车,开始了新的征途,整整两个月后,他带着满脚的血泡来到了延安。
 
抗战时期的延安,是最令人向往和富有生机活力的地方。全国各地的青年们,都满载着革命理想奔向这里。在这里,冯亚珩呼吸到一种全新的气息,他有一种枯木逢春之感,年轻的生命又迸发了空前的活力和热情,他开始变成了一个热情开朗、积极能干的抗日青年。冯亚珩意识到新的生命正在翻开崭新的一页,他要向昨天诀别,要为自己改一个新的名字,一个属于他20岁以后未来岁月的名字,他想到了自己最为崇拜的两个人,石涛和鲁迅,一个新的名字就这样诞生了。
 
石鲁这个名字属于他自己整个的人生追求和坐标,也是他的人格标志和个性特征,这让他克服了困难,即使在最艰苦的岁月里,他也始终没有脱离美术事业,并沿着这条路一步步坚持不懈走下去。
 
这个时期石鲁的日子过得十分艰苦,恰在此时他收到母亲的一封家书和一笔汇款,告诉他在延安过的不习惯,可以拿它当路费回家,实在不愿意回去,还可以托人在西安为他找工作。然而,石鲁已经在心里已经坚定了信念,他丝毫不留念过去,要留在延安,做一个“为革命工作的艺术家”。
 
石鲁画作。
 

石鲁是中国画坛最耀眼的传奇。
 

病榻上的石鲁。

 
黄土地上的苍茫雄劲
 
石鲁在延安的日子无疑是艰苦的,但他毫不在意,延安的一切令他无比兴奋,他先后到陕北公学院、西北文工团从事教育与创作事业。在文工团,石鲁担任美术组长,设计舞台背景、道具等内容,无论多忙,他都没有放松过苦练基本功。那段时间,石鲁白天工作,晚上点着煤油灯画连环画,刻木版画反映生活场景和革命精神,身上随时都带着一个小本本,稍有空闲,他就专心致志地画了起来。也是从那时起,石鲁便长期坚持写生,勤奋不辍,这也为他后来艺术上取得巨大成功奠定了基础。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年,这段岁月则是石鲁生命中最难忘,最光彩夺目的岁月。陕北的黄土地也成为他人生中积累最丰饶的沃土,无论是延安窑洞、高原厚土、平川大地、黄河激流,都为他提供了艺术源泉,促使他的艺术形成了独特的迷人色彩。
 
新中国成立后,石鲁专注于中国画研究,艺术事业蒸蒸日上。他先后担任西北画报社社长、西北美协副主任等职务,他本可以过舒适安逸的生活,但他决定要走出办公室,冲破会议、文件所构筑的樊篱,走向新中国建立初期那朝气蓬勃、生龙活虎的火热生活。
 
是的,生活在召唤石鲁,他需要从生活中寻找灵感和素材。1950年起,石鲁先后到青海藏族居住区、陕南、甘肃等地写生,经过近10年的辛苦奔走,他越过深山老林,穿过大漠戈壁,走上海岛,行程数万里辛苦异常却从未阻挡过他坚定的步伐。
 
石鲁一边坚持写生创作,一边致力于水墨画的探索研究,他的艺术天才得到了空前的迸发。除了深研中国画以外,他也在年画、油画、版画等方面作出了惊人的创造。其标志就是1954年问世的《古长城外》,这幅作品中的女主人翁就是他在甘肃采风时遇到的女乡长卓玛。在此之后,石鲁从未停止过对中国画的研究和探索,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石鲁的绘画创作有了突变,他创作了一批自然与人文有机结合的作品,使得自然魅力和人文精神得到了一种渗透,他独特的创作使描绘黄土高原的技法独树一帜,填补了各家山水画的盲区,尤其是《转战陕北》把中国画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
 
逆境中的执着
 
石鲁在中国画上的不断创新赢得了广泛的认可,一批西安画家自发地来到他身边求学。在石鲁的指导下,他们的作品清新而豪放,主要展现陕北风土人情和淳朴的人。1961年,这批西安画家的作品在北京展览,顿时引起了画坛震动,随即被称为“长安画派”。
 
石鲁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且对中国画创新热情的高涨,他不断探索并提出了“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创作理念,注重在生活中发现创作灵感,在传统中寻找创新资源。渐渐地石鲁以传统与生活为双翼,从表现现实的和谐,到人与现实的矛盾心理,艺术语言已由细腻描写到达“野、怪、乱、黑”的境界,并具有升华艺术本质的意义。
 
上世纪70年代,因为特殊的时代关系,石鲁曾两度经历了癫狂,一度接近死亡。但即使如此,他也没有放弃过绘画,没有放弃过对艺术的追求。长时间在家养病的石鲁,身体稍有好转,但依旧很糟糕。他被疾病困扰着,外出看画展都不得不带上小凳子,累了就坐下休息。后来,他更是连上下床都要儿子搀扶着。便是这样的境况下,石鲁最牵挂、最放不下的还是他手中的画笔。
 
这个时期,石鲁对中国画的探索更加深远,认识也更为深刻,他的艺术风格也更加精道,创作理念也由从社会理想转向个人精神,力求人与画的和谐统一。此时的石鲁,生命正不断衰竭,而在绘画艺术上却呈现一片勃勃生机,展现了一股顽强的生命力。他那金石崩裂的笔法形成了特殊的“石鲁标志”。正所谓“不求风格但风格自现”,石鲁笔下的华山像一位巨人,顶天立地站满画面,不仅是画更是精神符号,将绘画艺术推向了更高的境界,人们看画时仿佛觉得“石鲁就是华山,华山就是石鲁。”充分显示了他顽强的生命力和不屈的人格魅力。
 
可以说,无论面临怎样的境遇,在艺术的长路上,石鲁从未停步。画由心生,这样一颗炽热的心,一直燃烧到了生命的尽头。1982年8月25日,石鲁离世。去世前他断断续续地说道:“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写,有很多东西要画,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将去之时,仍旧不忘手中的画笔。这样一位“文化英雄”,带着一丝遗憾离开了。而他未竟的事业,却被后来者们的承继下来,大家尊崇他,仰慕他,更在那笔墨纸间,传承着石鲁的英雄气息。
 
【注:参考文献《眉山市人物志》《石鲁传》 图片皆为资料图片】

相关热词搜索:梵高 眉山 历史名人

上一篇:探秘眉山历史名人:“东方梵高”石鲁(上)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新浪微博

川公网安备 511402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