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玩转眉山 > 正文

青神汉阳:记得住乡愁的村落影像
2017-08-01 10:47:57   来源:眉山网   责任编辑:郑顺

眉山网记者  邱文清  向  哲   文/图
 
      岷江,以一个斜斜的“U”形,将汉阳三面环抱,形成了上千亩的平坝河滩,地势平坦,土质肥沃,成为农桑的理想之地。
     
        汉阳历史久远,至今年有一千多年历史。传说远在汉代,一户姓阳的人家从外地迁徙到此,见岷江河泥长年淤积于此而形成平坦的地势和肥沃的土质,是落脚安居的理想之地,于是便落户坝上,专事农桑,养蚕缫丝。后来相继有许多沿水路迁徙的移民也落脚于此,生息繁衍,慢慢地就形成了一个村落。这个村落也因此得名汉阳坝。
       
       汉阳原是一个小村落,但因南倚龙泉山脉,北傍岷江,与乐山市上下游相望,是蜀中经由水路通往乐山、重庆的重要通道和舟船停泊口岸,逐渐形成具有浓郁商业和乡土气息的小集镇。依托其地处岷江水道和连接三县九乡的地域优势,便成为上至省府成都,下至嘉定(乐山)货物中转集散地,成为历史上著名的经济活跃的商业重镇、水路驿站。鼎盛时期,每逢赶场天,码头河坝中桅帆林立,数百只货船停靠于此,船夫、商贩及过往游客塞街断巷,成为热闹繁华,远近闻名的水码头,素有“穷青神,富汉阳”之说。

      繁华退尽,岁月沧桑。上世纪70年代始,由于陆路交通的迅速发展,水运开始萎缩没落,曾经作为蜀中水路重要通道和舟船停泊口岸的汉阳坝往昔的商贾云集、热闹繁华虽然早已风光不在,但还是让汉阳坝保留了一份昔日重镇的矜持:汉阳镇米市街、棉花街、盐关街、翻身街、半边街、下正街、横正街、后正街等八条街道,形成古镇的“井字”格局,至今大多保持完整的传统风貌。

      走进汉阳,你仍然可以从那些青砖打底的木墙、饱经风霜的木门板、石板砌就的街道、高大的封火墙、码头边的吊脚楼、四合而成的院落、雕刻着神兽神鸟的挑檐和只容一人通行的窄小巷子,去遐想汉阳坝承载的千年厚重历史和背后蕴蓄的文化积淀。

        村落环境关系——汉阳,隔岷江与罗波乡相对,一湾岷江绕镇而过,北、南、东即是土地肥沃的“汉阳三坝”,是当年桑、蚕的集中产区。

 

       传统建筑文化——川西风格的老式民居,相互毗邻的四合院,高高的封火墙,雕花镂边的挑檐等,都保留着传统建筑的原汁原味。

 

      村落历史见证——汉阳蚕种站旧址。从汉代到清代,青神县丝绸与顺庆(南充)、成都、嘉定(乐山)一起斐声中外,汉阳丝市曾与成都簇桥丝市并列为川西南“两大丝市”。1938年,宋美龄领导的国民党新运总会妇女联合会成立了乐山蚕桑试验区、青神县汉阳蚕桑指导站,在汉阳等地推广栽植良桑苗圃400亩。

  
      村落日常生活——曾经热闹红火的汉阳镇供销社如今已随着上个世界90年代末期地方国企改制而淡出西部基层乡镇。当过知青,后来招工进了供销社的程书明和鲁道方夫妇已经60多岁,当年改制下岗后买下了这幢大楼最大的两间门面。
 
      供销社那种老式的梯形玻璃货柜仍然还在,程书明娴熟的用两寸宽的米尺丈量绕在宽宽木板上的各色布匹,好像在温习当年自己最标准的职业动作,很容易让六、七十年代人勾起当年最具计划经济色彩的些许记忆。
经常有来自成都等地的游客把这个颇有二三十年前计划经济时代色彩的场景收录于镜头之下,程书明、鲁道方夫妇也经常成为众多摄友镜头画面中的主角。

     传统建筑文化——下正街67号,彭家大院(向哲 邱文清 摄)。彭家大院是青神县内保存最为完整的代表性民居建筑,它融合了清末和民国时期岷江流域传统民居建筑的风貌,解放后收归国有,成为汉阳镇供销社的办公场所和仓库用房。

     四合院、小天井,封火墙,虽因时间久远而日渐陈旧,但基本保持原貌。鲁道方、程书明夫妇现在是这个上千平米院落的主人,享受院落的沉稳和安宁。大院角落,保存着老鲁当年供销社改制时窖下的十来坛土酒,因为老屋阴凉,坛子边上都长了一些白色的菌丝,用竹筒提起,酒色已经微微泛黄,酒香浓郁扑鼻,这些是货真价实的二十年窖藏。
 
     也有来古镇旅游的客人无意间发现这处安静之所,一瓶矿泉水就可以在这里坐上一两个小时。只不过,很多客人很遗憾地抱怨,老鲁也并不给他们煮上几个桌上罐子里鸭蛋,泡上一杯当地的清茶,即使给钱也不行。

       村落日常生活——半边街,街如其名,岷江河坝码头通过步步石阶与汉阳古镇相连。当年,这里是船工、纤夫集聚最多的热闹之处。数十株胸径近半米的老树绿荫如盖,给半边街留下一片清凉和荫蔽。

      半边街上,当年的小学已经改作敬老院。几个老人坐在半边街石阶上闲扯、乘凉,悠闲散淡;院中,两位老人用竹子编围菜园的竹篱,简单劳作,活动筋骨;60多岁的杜高云戴着草帽,扛着鱼竿,下到数百米之外的岷江河坝开始他每天的垂钓生活,尽管大部分时间都是无所收获,但偶尔也有钓上三四斤河鱼的惊喜,与院中的老伙计们一起分享。

      或活动筋骨的简单劳作,或散淡悠闲的闲坐龙门阵,或自得其乐的江边垂钓,国家养老和社会保障的民生利好,让汉阳坝上老无所依者开始有了安享晚年的获得感和幸福生活。
  
      古镇街上,还有一位“名人”:廖晓勇,眉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龙头雕花手杖代表性传承人,常年在门店中飞雕走笔,在一根根一米来长的木棍上雕刻他最熟悉的龙头拐杖。

      雕花拐杖,轻巧,结实,实惠,做工讲究,工艺复杂,雕花镂边。二十余年的历练,廖晓勇对雕花早已了然于胸,寥寥几笔勾勒,廖晓勇就知道哪里该削哪里该留,雕刀所过,木屑撒落,一根像这样的龙头拐杖,他只需要5个小时。

       廖晓勇一天可以雕出一根龙头拐,价值虽不过百元,但能以一己技能在汉阳坝上养家,他颇能享受这种自足自乐的状态。只是,孩子和后辈们好像已经对这个需要静下心来,用耐心和细致来坚守的技艺兴趣索然,廖晓勇担心,这项技艺或在不久,从他手中失去传承。



村落日常生活——汉阳老街,骑自行车穿街而过的孩童。

       后正街老街3号,81岁的李志方从凉山州昭觉县养路段退休后就一直居住在老家这座宅院中,每天等待邮递员送来报纸,坐在街沿上读报是他感觉最惬意的时候。孩子早就在县城里买好了房子多次让他去城里生活,他都坚持不去。老李觉得,小街清净,空气也好,辛苦一辈子,住在这里挺好。

       米市街17号,小街交汇口,彭洪中老人家传的老宅已经有数百年历史,一楼一底。每天,泡上一壶茶,打开孩子给自己买的ipad看上一会电视剧这是老彭每天生活的常态。老宅、老人、ipad,传统与现代在这里如此和谐的结合,成为经典。

     夫妇俩一直坚持守老屋,不愿跟着娃娃们搬到成都、青神生活,老街清净,老屋清凉是一个原因,但对故土家园的难舍才是内心深处根本的缘由。

       历史见证者——后正街25号,许少华老家。已经94岁的抗战老兵许少华,至今健在,尽管身子已经行动不便,但轮流在汉阳、瑞峰等地的四个孩子家居住,享受天伦。

      1937年抗战爆发后,许少华即随川军出川抗日,四年后返回汉阳老家。1944年,重新参军入滇缅前线,参加腾冲对日反攻作战,为国家民族独立历经战火硝烟,血肉洗礼。抗战胜利70周年,老人当年为国家,为民族的英勇奋战被国家人民敬仰和记忆,获得国家颁发的抗战老兵荣誉津贴和公益组织授予的“中华荣光、卫国勇士”锦旗。



     小院由原政府办公室改成,面积不大,白墙青瓦,典型川西民居风格,图书馆安静的落坐其中。每天总有那么几个汉阳小学的小朋友来这里借书;周末,也有母亲带着在县城上初中周末回家的孩子来这里阅读。图书馆藏书数千册,由县文化馆招聘两位职员管理和服务,市民和学生在这里阅读和借书都是免费。

      图书馆由从汉阳坝走出去的梁慧星教授捐建。梁教授 1944 年出生在川西岷江之滨的汉阳坝,1962 年考入西南政法学院, 1978 年年又考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学系民法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王家福教授。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杂志主编、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知名民法学专家。

       一个小镇,有一个面向公众的公益图书馆。汉阳悄无声息的告诉我们,这里不仅只有商贾农桑,水路驿站的热闹和喧嚣,也有耕读文化的延续和传承。
 

                           村落传统生活——中医馆中药铺。

        后正街21号,张文的中医诊所,数位乡邻等着他看病抓药。出生耳部就严重残疾的张文当年上学时成绩很好,初中毕业是当年汉阳坝上的中考状元,考上县城的县中学,83年高中毕业的张文也上了高考录取分数线,却因体检未被录取。天意造化,老天为张文关上一道门,却又为他打开另外一扇窗。回到汉阳后,张文开始自学中医,后天的勤奋刻苦加上悟性,张文1999年通过考试获得国家中医师职业资格。

      医者仁心。张文的中医技术在附近几十里小有名气,甚至乐山等地都有来这里看病抓药的乡邻,他们说,张老师的技术不错,看了很快就有效果,一副药也不过十来元,张医生挺能为老百姓着想的,大家都比较认可。

        像这样的中医诊所,汉阳坝上还有一家。盐关街31号的艾亚珍当年是跟随天庙乡卫生院的老中医纪云国当学徒,既号脉看病,又抓药称药,如今也是汉阳老街上有名的中医师。艾学珍说,现在大家对中医的理解和认识越来越深入,中医中药的前景会越来越宽,她对自己当年刻苦学成的职业也越来越有信心。

           非物质文化遗产——盐关街码头,邹向云的铁匠铺子、手工打制的铁制农具等。

       炉子里火苗热烈地跳跃着,砧墩上的叮当中铁花溅落……除却后来增加的气锤之外,邹向云的铁匠铺依然保持着最传统的打铁工艺。

            邹向云15岁开始就跟着师傅钟友福在盐关街码头不远的铁匠铺子里当学徒。5年学成之后开始自立门户,成家后,妻子辜容也加入进来,两口子开始全心全意照看铁匠铺,至今已有31年。

       除了偶尔进城买材料,邹向云两口子基本都待在铺子里。邹向云负责选料、煅烧、捶打、淬火,妻子负责打磨,每天能做30来个成品。手工打制的主要是延续千年的镰刀、锄头、爬犁等,成为附近数乡群众最为常用的生产工具,远的还销往乐山、井研等地。

      早些年,小镇上的铁匠铺还有十几家,每天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很是热闹,现在就只留下这一家了。 老邹对自己的技术很有自信,但他却有点担心,铁匠铺终究会在这个古镇上消失。他的孩子已经考上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即将大学毕业。作为父母,他希望孩子能走出走出汉阳,找到更好的工作和生活,但作为铁匠,他又希望铁匠铺里手工锻造的技艺能有人继承,让这个行业不至于从自己手里消逝。

      盐关口的老码头,只剩下了几级石阶,一小段堤坝。站在盐关路望去,岷江主河道已离老街有百米之遥,只有挖砂石形成的多个大坑和几丛茅草。

  

            非物质文化遗产——盐关街,杆秤制作作坊。

         “只要你的心平了,秤就平了。”2004年中秋前后,中央电视台推出过一段“以公正打造诚信”的公益广告,广告主角就是汉阳盐关街上的杆秤制作手工艺人陈燕。

          陈燕,眉山市非物质文化——传统杆秤制作技艺继承人。传统杆秤的制作工序比较繁杂。杆秤原有150道工序,现在仍需100多道工具,因为是标准计量工具,不但国家管理严格,而且容易生发事端,所以每道工序都容不得半点马虎。陈家杆秤制作技术已经传承数代,手艺远近闻名,并获得了国家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的特许经营,既能生产小到以克计量、药铺专用的等子秤,大到用于称猪的棒棒秤,品种超过10多个。
 



        老街,出售竹筐、竹背篼等传统生产工具门店老板却是身穿花色裙子的资深美女;街巷中,还有挎着竹篮买菜而归的女士,带给你巨大的视觉和角色反差,但这却是汉阳传统场镇的最为真实的常态生活。

      米市街25号,80多岁的理发师艾月文却因年龄逐年增大,眼神和手法都不再有当年的风采。50年代初,艾月文就在汉阳开始当起了剃头学徒,后来加入了集体的理发社。从剃刀到手推剪再到现在的电动推子,从5分到两角再到现在的几元,老人的年龄也随岁月老去,但唯一不变的是老人对这份职业的执着。

     老艾现在其实每月有2000多元的退休金,和老伴居住在隔镇上不远的向阳村下,但每个赶场天他都要到铺子里烧好水,开始守候上门来理发的老顾客,每月收入不过500来元。老伴和孩子早就劝说老艾在家休息,但他说,坚持做点本行的劳动,自己更有精神劲。

           村落传统生活——茶铺子。盐关街20号,老街毗邻的两个茶铺。台子坝茶铺每个赶场天能卖上四五十碗茶,来这里喝茶闲聊打牌的都是年龄较大的乡邻。88岁的鲁开凤和83岁的李桂英虽然住在西路口村,但每到赶场天几乎要搭车过来,在茶馆里坐上半天,叙叙姐妹情谊,摆摆当年往事,有时中午就在街上的小馆里随便吃点豆花饭。
 

  

          村落传统生活——棉花街12号。吴淑芳,89岁,棉花街上的老居民。戴着老花镜的老人飞针走线,密密麻麻的针角下是千层袜底,但他身旁的收音机里却大声的播放着上个世纪90年代的港台经典老歌《朋友不哭》。

      老人有五个子女,三十多个孙辈,手中袜底就是她在晚年坚持劳作,给后辈人的一份浓浓爱意。老人的儿子在棉花街上开了一家汉阳花生的加工作坊,孩子在老宅加工花生的时候,吴淑芳老人还到街口的店里,帮忙照看摊子。
                                                                                                                                                                               (完)

相关热词搜索:汉阳 青神 乡愁

上一篇:眉山网友自驾前往四人同 一路美景太漂亮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新浪微博

川公网安备 511402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