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网首页

市井生活(二)

时间:2018-11-04 08:46 来源:0


  杨柏书 


  麻将拾趣


  今天,应几个朋友之约,到清水河公园去游玩。


  乘53路车到阳公桥转1086社区巴士直接就到公园2号入口。本来线路不长,但去的人多,特别是社区巴士,拥挤不堪。不知道是咱老百姓追求娱乐的指标太过一致,还是娱乐的方式过于贫乏,或场馆设施滞后,反正一路朝西,都是人贴人、人挤人。当然,我是感受者也是始作俑者。


  到那里去的人,绝大多数都直奔主题。偌大的园子内棋牌馆茶楼林立,关键还座无虚席。稍有迟疑,就没有席口了。


  案头上,方寸间,搓牌声此起彼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时而像潺潺小溪,流淌远去;时而又波涛拍岸,惊天动地。和牌时的喜悦,输牌时的沮丧,错牌时的懊恼……林林总总,仪态万千。


  我也打牌,谈不上有瘾但也较为钟情。


  从打东北麻将直至演变为方子胡、棒棒胡、血战场东西南北派,从大锅饭、巴巴干到承包制、全带幺、一条龙、门清、贫胡、断幺、缺门、十三幺、二五八、自摸加翻、杠上花、海底捞、金钩钓、金钩炮……五花八门,不胜枚举。


  有人说牌场如战场,还说麻将有点邪。经验告诉我,取决于态度。哪天你包里有点私房钱,不妨约上狐朋狗友,找个地方,真切地放纵一下未尝不可。前提是量入为出,能够承受。


  牌场如战场其实是心态。手气好加上牌技高,那就该唱赞歌;人又霉心又雷,就要当约翰森,弥漫着硝烟。有那么一次,我惨败回家,寝食不安,长吁短叹,结果老婆给我拨开乌云见太阳:下月工资又来了,烦心什么!我猛然醒悟。


  小打怡情。我还要打牌吗?


  那年,我们班长率领我们一行赴东北考察。除了领略北国风光之外,余下的时间还是要切磋一下的。记得在哈尔滨,雅全班长他们到虎园,余下张庆、梁键等我们四人,吃了碗酸菜炖粉条,在宾馆借了麻将,立马摆开战场,直杀到第二天早上,大家还未尽兴!


  看上家,克下家,顶对家。最激动莫过于杠上花,最高兴莫过于一吃三,最痛苦莫过于三吃一。


  啊,麻将!今生与你结缘,是喜?是悲?


  高兴应有度,打牌有风险。


  家有锦鲤


  你们静静的不动,蜷曲着身体好似两朵红红的绒球浸透在水里,满缸碧透,使我不得不屏住呼吸,俯下身躯,贴近水面,尽情欣赏你们那美丽的芳容。


  一不小心,倒影惊扰了你们的宁静。绒球瞬间变成了两条红丝绸,迅速飘游起来。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泛起阵阵涟漪和串串水泡。你们终于寻觅到了石花下窄小的缝隙,嘴对嘴藏了起来。你们自以为安全,又静静不动了……


  没过多久,你们又觉察到什么,轻轻划动你们的小翼,不露声色,贴着缸底,一前一后慢慢搜寻起来。你们终于明白了,这是在你们熟悉的家。其实惊吓你们的影子,则是与你们朝夕相随的主人。


  在确认主人身份后,你们一改惊慌失措的神态,露出了可怜可爱小精灵的本色。


  在这个不大的瓷缸里,却有着你们的广阔天地。红红的霓裳是你们炫耀的资本,灵巧的鱼鳍是你们无穷的动力,一剪形的鱼尾摆动着航向,光滑流线的身体,时而游弋在鱼草青蔓,好像一对小鸟伊人,漫步在私家庄园,卿卿我我,令人羨慕至极;时而一前一后追逐嬉戏,好像邻家伙伴,两小无猜,没有一丝禁忌地穿行在街巷恶搞戏谑,互不相让,惹人嫉妒。若有鱼饵相诱,那将又是一方天地,竞相展示争宠百态,鼓着红红的腮斑,昂着圆嘟嘟的嘴巴,叭叭叭……争相献媚,怎不使人怜香惜玉?


  这就是家养的锦鲤,再普通不过的宠物。


山东访苏...

  天门夜上宾出日  月上“中天”。  泰山力量。  第一山起点。  眉山网记者 吴晓斌 文/图  从陕西凤翔出发,走过杭州、密州...

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蜀ICP备09029749号-1 眉公网备:5114000200001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川)字第115号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敬请告知!网友在本站发布的信息与本站无关或者不代表本站观点。

联系电话:38166855 邮箱:msxww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