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
  • 站内

当前位置:

眉山新闻网

>

卫生

>

卫生头条

线上线下总动员 四川援湖北医疗队如何给心理穿上一层“防护衣”

新闻来源:四川在线      

更新时间:2020-03-14 10:22:48

责任编辑:周刚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袁婧)“我们走到哪儿,就把二维码贴到哪儿。”3月13日下午4时,在先后走进基层隔离点、社区卫生院后,四川省第十批援湖北心理医疗队第8组组长赵红终于回到了驻地休息。

  他口中的二维码不过是两个微信群的二维码,一个叫“川援鄂心理医疗队第8组医患群”,一个叫“川援鄂心理医疗队第8组医护群”。

  微信群,成为了四川省第十批援湖北心理医疗队第8组的“主战场”。

  “无论是对医护人员、还是对患者,我们都希望给他们的心理穿上一层‘防护衣’。”赵红说,第8组5名成员,包括4名精神卫生科医生和1名护士。

  推送微信群二维码让患者主动求助

  “有名中年男性很奇怪,总说胸口不舒服,表情看起来也很痛苦……”在对隔离点的医护人员进行心理抚慰和心理培训时,四川省第十批援湖北心理医疗队第8组组员赵静偶然听到一个护士谈起。

  专业敏感,让赵静立即找到这名护士详细了解情况。原来,这名男性患新冠肺炎后治愈出院,目前正在接受愈后14天的隔离观察。考虑到他可能作出过激行为,隔离点的医护人员又将其送往医院进行检查,却并未发现异常。然而,他的情绪却并无好转,反而有逐渐加重的趋势。

  “我赶紧和小组其他成员讨论,初步判定该男性存在焦虑状态伴抑郁并有消极行为的可能性较大。”赵静说,在打听该男性的去向后,他们想办法把微信群的二维码推送给他,“如果强行进行心理干预往往会适得其反,最好是自己有求助的需求。”

  没想到,不到一个小时,“川援鄂心理医疗队第8组医患群”就显示有人加入——“医生您好,经过一段时间治疗,核酸检测转阴出院,但身体总是燥热出汗,吃不下饭,白天夜晚睡不着觉,想请医生看看。”在组员们的进一步询问下,得知发送信息的男性45岁,其自述症状与该中年男性情况相符。

  “我隔离在一间小房里,难受的时候特别悲观,又不知道怎么办……”在心理医疗队员积极与该男性共情并取得其信任后,该男子逐渐宣泄积压在心中的压抑情绪。赵静说,通过微信群对话以及一对一沟通等方式,在对该男性进行充分评估后,联动对口支援医院对他进行了精神科联络会诊及抗焦虑药物治疗,同时继续在微信群给予患者情感反馈和鼓励。

  “感谢支援武汉疫情的医生们,你们辛苦了,因为你们的介入,医院开给我对症的药物,吃药后恢复了好多……”看到这样的留言,心理医疗队的成员们心理宽慰了不少。

  “我们更多通过线上开展心理干预工作,既考虑到隐私,也减少不必要的接触。”赵红说,一方面,通过微信群,具有类似症状的个体之间能够进行正面影响和引导;另一方面,也开设一对一的咨询渠道,保护隐私的同时便于更具针对性地解决心理问题。

  包括5名医生和护士在内,目前“川援鄂心理医疗队第8组医患群”有60余人,“川援鄂心理医疗队第8组医护群”超过了150人。“在微信群里,我们也经常分享、推送心理健康相关科普知识,尤其是在医护群,更要增强医护人员在心理上的防护意识。”赵静说。

  线下干预、培训两不误

  “只要他们有需要,我们随时可以出现”

  更多通过线上开展心理干预工作,并不意味着心理医疗队可以远离一线。

  一名94岁高龄患者在转院的救护车上大吵大闹,情绪失控,坚决不肯下车……收到武汉市蔡甸区人民医院的请求后,赵红眼前浮现的老人形象就是:老年痴呆、被害妄想、容易激惹,搞不好吐你一脸口水。

  带着忐忑,赵红和他的组员穿上防护服走进了病房。“见到老人微笑着迎接我们,炯炯有神的眼睛立马让我感到了她的友善。”赵红说,他大声与老人打招呼,没想到老人却回答他“你不用这么大声,我听得见,耳聪目明。”

  面对日常问候性质的问题,老人几乎对答如流,甚而还对医疗队员表示“你身上写着四川,你来自四川,四川人好得很,感谢你们!”如此清晰的表达让赵红喜出望外,他没想到老人的情况和他预想中完全不一样。

  “她在救护车上的情绪失控,很大可能就是急性应激反应。”在和老人一番交流后,赵红分析道,老人特别是高龄老人喜欢熟悉的环境,哪怕是一点点微小的改变都可能引起老人出现像幼儿一样的哭闹敌对行为,甚至出现谵妄状态。随后,心理医疗队根据老人的实际情况向医院给出了他们的专业建议。

  给患者及时进行心理干预,心理医疗队的“大门”同样向医护人员敞开。“一位社区卫生院的医生因为接触过确诊病例,随时担心自己被感染,同时家人可能对他的工作也不理解,心理负担比较重。”赵静说,在收到他的求助信息后,组员们也积极与其共情,建立信任关系,从而通过正面的引导减轻其焦虑情绪。

  “共情”成为赵红、赵静口中提到最多的词。“首先就是要站在求助者的角度去思考,充分尊重他的想法,将他的想法合理化,而不是一开始就去质疑他、否定他。”赵红说,只有在取得对方信任的前提下,才能进行进一步的沟通和干预。

  除了心理干预,心理医疗队的一项重要工作还包括通过培训让一线非专科的医生护士学会识别可能有心理问题或者心理疾病的患者,例如通过观察面部表情、询问生活情况等方式。

  “不需要他们作出准确的判断,但可以具备基本的识别能力,从而寻求专业的心理指导。”赵红说,从一个个隔离点到一家家社区卫生院,他们不厌其烦地深入基层,“就是要让武汉人知道,心理团队来到了他们身边,只要他们有需要,我们随时可以出现。”(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蜀ICP备09029749号-1 眉公网备:5114000200001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川)字第115号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敬请告知!网友在本站发布的信息与本站无关或者不代表本站观点。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1120180003 联系电话:38166855 邮箱:msxwwb@163.com

川网公安备 51140202000199号

分享到